【緋】家人



「小千……妳跟小漾說,叫他點心不要弄成辣的好不好?」掩著嘴,上挑的媚眼擒著淚,無辜地望了過來,另一手趕緊倒了杯茶給自己。

「哥哥你又不是不知道,漾雪最喜歡吃甜跟辣,所以調味方面有點小問題。」捻了一塊鹹餅乾吃,嗯……味道可以,加進菜單裡好了。

「小千~幫我說好不好?小漾從上次我去幫忙之後就不肯讓我調味了。」

「哥哥你上次又做了什麼惹漾雪生氣了?」略抬頭望。

「就……偷偷把他的辣椒全都拿去丟了ˇ然後換上了糖果矇混ˇ」

「哥哥你稍微成熟點好嗎?可以的話麻煩也把你這癖好給改掉。」溫柔笑望,手裡繼續訂定著下期菜單所需的資料。

「小千~難道我穿這樣不好看嗎?」偏著頭無辜望,笑得相當單純。

「……哥哥你為什麼要一直穿著女裝?」將手中的資料用力拍上桌站起,望著緋問:「假如哥哥你還在為了我們才繼續穿的話,那麼你可以不必這麼做了,我跟漾雪都已經長大了!」

「……不是喔ˇ」媚笑望著千雨,輕輕將她押回原位坐好,拉著她的長髮輕笑:「小千妳錯了,我從來就不是為了妳們,而是為了我‧自‧己ˇ」將柔細的髮絲靠近唇畔笑吻,看著滿臉疑惑的千雨不語。





他為她們做的所有事,從一開始就是為了他自己。









出生在遙遠的東方國度,作為自私自利的月兔一族,他活得可說是相當輕鬆。

鉤心鬥角、陰謀權力,只要活得比別人狡猾比別人更加泯滅良心就好,但是總覺得好像缺少了些什麼…………









男孩打著哈欠,狀似無聊的聽著下僕們傳來的密報。




爹又有了新歡?這不礙事就別理會了。



連孩子都有了?那肯定又是女孩吧!這種小事就別呈報上來。



嗯?是男孩?真難得,不是除了長子以外的男孩通通都會被處理掉的嗎?



雙生…這就難怪了,被視為神使的存在,當然不會被處理,我就去看看神使是怎樣的孩子吧!









輕笑站起身來,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倒了杯酒遞給下僕。





你給的消息很不錯。





獎勵性的笑了笑,看著下僕喝下酒後又說。





但是報告方式我不滿意。




以9歲孩童應有的天真笑容望著,丟下痛苦掙扎的下僕往屋外走去。









第一次見到她們只覺得失望,平凡無奇的兩名孩童,只是兩人的長相頗為相似,可愛的臉龐也因為這對稱般的關係而顯得更加秀麗,但沒什麼特別的。

正要轉身走人時,才發現自己的衣袖被抓住。
兩名孩童無辜望著自己,露出相當可愛的燦笑,但真正讓自己猶豫的是,那兩雙信賴的眼神。

明明才剛認識不是?為什麼這麼放心自己?
不過比起其他人畏懼仇恨的眼神,他比較喜歡這兩個小東西那太過乾淨直接的眼神,於是他帶她們回去照顧,作真正的兄妹。




反正也是無聊,留下來陪著自己打發時間也好。






3年後他發覺爹有意將她們帶走,因為女孩子唯一的用途只有作家族的棋子,他也親手送出了幾個曾喚他哥哥的女孩們,政策婚姻在這裡並不少見。
至於漾雪…男孩子也是能做的,只要用後面的話。雖然不多,但是還是有人有這種癖好,加上他的外貌偏向女性……
想到這摸了摸自己的姣好的臉龐,記得…他的親娘也是個美人,自己大多都遺傳自親娘,外表應該也不錯。



千雨還有用處,就這麼讓她嫁了實在可惜,他可不打算一輩子都受制於家族。
有了千雨,他要脫離倒不困難,只是要留下千雨,相對地漾雪也要留下,這樣才能確實掌控千雨。




為了留下弟妹,他不顧家族的反對讓千雨接管了許多權力,還將自己打扮成女性,誘惑著前來看望千雨的名義上的『未婚夫』們,月兔尊崇長子的舊習讓他成功趕走了不少『未婚夫』。
只是千雨越長越大,不論是外表或是其擁有的權力都是讓人無法放棄的一點,加上自己已經被冠上有同性癖好的家族敗類,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千雨會成為實質上的家長。
這是他蓄意造成的,卻導致有人試圖硬將千雨作為自己的人,雖然被發現了,但卻對千雨造成相當大的傷害。



而漾雪,最為單純善良的孩子也差點遭殃,近來家族甚至為了將自己拴住,有意將漾雪作為自己的禁臠,他們卻不曉得這樣卻是讓自己叛變的最大主因。









親手摧毀了辛苦建立起的繁景,手刃了無數卑劣的親人,僅留下少數作為延續,他帶著弟妹們離開了出生地,到處旅遊後終於來到了這裡,他和這兩個孩子便決定定居在羽翼。

他不會承認,也不相信自己是真的喜歡這兩個孩子。
對他而言,最重要的只有自己,其餘的只有他有興趣的、可利用的跟沒用的廢物。






所以他沒有喜歡這兩個孩子……他是自私的。








「哥哥?」疑惑望著輕喚。

「小千~妳的頭髮好漂亮,我可以剪一些做接髮嗎?」

「………漾雪,哥哥說他的點心味道不夠重,你把味道再調重一點!」燦笑望著剛從廚房走出的漾雪說,甜笑扯回自己的頭髮。

「小千別亂說!我哪有說味道不夠重?」

「不夠重嗎?那我把花椒這盤改成朝天椒那盤好了,看看這樣會不會重點。」望著手中的點心,準備走回廚房裡。

「小漾不用了!!哥哥真的不在乎味道淡,所以不要用朝天椒好不好?」急忙拉回漾雪,深怕他真的端出一盤擺滿朝天椒的點心出來。

「漾雪,哥哥說他想先吃吃看你手上那盤再決定,你就把那盤點心都給哥哥吧。」燦。

「小千……」

「嗯?好,哥哥要好好嚐嚐看喔!」笑笑將點心遞了過去,期待地望著。

「……我吃就是了……」









過了一陣子後,某隻兔子拼命地喝著茶,試圖挽救自己那紅腫的雙唇及麻痹的味覺。

「…小…千……這餅乾好……好……」說沒幾句又趕緊喝了幾口茶。

「漾雪,哥哥說他覺得味道不夠,你去準備朝天椒的吧。」

「好,哥哥等我一下,我這就去拿!」

「小…小漾…小千……」已經被辣刺激到幾乎發不出聲音,頗無辜地望著千雨。

「千~~~雨~~~~我來跟妳借緋一下下可以嗎?」某隻黑貓又從遠處跑了過來問,一臉興奮的模樣不知道是為了什麼。

「哥哥?可以啊,但請等下喔,漾雪那盤點心給我ˇ」燦笑扒開自己哥哥的嘴,將整盤紅到詭異的點心全數倒進去,再將受到太大刺激而恢復原型的白兔拎了過來。「水月大人請記得要將哥哥帶回來就好!」燦笑望,畢竟惡習太多了,不事先警告一下是不行的。

「喔,好啊好啊!那我走了ˇ」拎著兔子又興沖沖的跑遠,很快就不見蹤影。

「好了,大家該準備開店了。」拍了拍手,眾人便各自忙去了。


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紹

蘇娘夫人

Author:蘇娘夫人
【水月、貓又、夫人……etc 】
別稱眾多請挑順口的喊。
※是變態、是三八、是腐女、是其他(?)※
※仍在遷徙部落格當中,更新緩慢是正常。※

。文章分類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對外連結
搜尋欄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